荡翁乱妇 浪翁荡儿春意浓 扒开儿媳的花瓣慢慢进入小说

两性 南网资讯 评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6456w.com 荡翁乱妇 浪翁荡儿春意浓 扒开儿媳的花瓣慢慢进入小说

   篇一:荡翁乱妇 浪翁荡儿春意浓 扒开儿媳的花瓣慢慢进入小说

  麦收结束,学生开学。

  秀河联小开学有一个老的传统,就是麦收后,捡麦穗儿。孩子们,一人带了一个小圆斗,兴冲冲到学校。操战场上,早早抬了桌子,上面摆着各种奖品,除了小铺里能买到的练习本,拼音本,铅笔橡皮,还有红蓝铅,塑料皮笔记本,一得阁墨水甚至还有一只金光闪闪的钢笔,“哇”小伙伴们眼睛里都放着光,今年的奖品好丰富!有的孩子禁不住想去摸,李老师连忙呵斥“别动!只需看。”

  等孩子们都坐好,校长打开喇叭,开动员大会,还是那老三句“不偷,不窃,注意安全;不挣,不抢,团结同学。不要把刚出土玉米苗踩了,一颗苗长一个大木棍子(玉米)呢!……”最后,校长把铁帽黑身的钢笔,高高的举过头,说“这支“英雄”牌钢笔,会奖给今天下午捡麦穗最多的孩子,同学们,要加油了!”校长刚说完,孩子们百米冲刺,跑出了校门。

  地里的麦穗,大人早拾过一遍了。老师们也知道捡不到多少麦穗儿,就是通过这种方式学生“忆苦思甜”,珍惜粮食。李老师特地嘱咐马爱玲,“去年,你第二,今年要争第一,为你自己和班级争光!”马爱玲重重地点点头。

  广袤的大地上,大人忙着麦收收尾。麦秸拉回家,当烧柴;麦糠装进袋子里,把麦草垛底收在簸箕里,举过头顶,逆风撒下来,又能赚下两掬麦子!宽大的场院放进水,浸泡松软,点上玉米。

  捡麦穗的孩子三五一伙分散开来,他们趟着一垄垄麦茬里仔细查找,看到一个麦穗,就兴奋的不行,赶紧跑过去,生怕被人抢了。但很快,他们的兴奋劲就过去了,地上哪有麦穗?捡的人比麦穗都多。

  老人们总不闲着,他们也来“凑热闹”,即使踩碎了的麦穗,他们也不放过,会精细的把麦子一粒粒捡起来,经他们趟过的麦地,那是什么都剩不下的。老人们拾麦穗,会一直持续到地里的玉米长过了麦茬。

  朱西果的奶奶也就拾麦穗,她的大圆斗几乎满了。麦穗密匝匝一个挨一个,“奶奶,你上那拾的?那么多!”王小也叫奶奶。“河套南边!你爷爷,比我眼亮,也捡了不少。”“那么远?”“拾麦,都是天蒙蒙亮起,尽量走远些,往家这边拾,越拾越多,到家斗也满了。”奶奶笑着说“太阳都大高高了,你们才来,能拾多少?”“西瓜,你不用拾了,让你奶奶分一半给你,保准能赢!”朱西果瞪大了眼睛,他见张清水是认真的,才说“那怎么行?这是作弊!”“是啊,西果,半大小子,自挣自吃……”奶奶正说着,“你们看!”王小喊。

  麦茬里,一只老鼠探出头来,一双黑不溜秋的贼眼睛轱辘转。“好大一只猫食(老鼠)。”奶奶喊“打!”三个孩子,争着跑过去,“别用手抓,咬人。”奶奶叮嘱。仨孩子跑上去用双脚踩……这个狡猾的家伙,可灵巧了!三两下,就跑出了包围圈,“嗖”一下钻进洞里,三人不死心,用脚狠狠的把洞踩死。

  奶奶慢慢走过来“西果,你给我掰跟粗点的树枝去!”朱西果掰来,奶奶一手握着,一头杵在地上,斜着一脚,树枝踩成“刺刀”。“给,挖!”朱西果用树枝撅着土,王小拿起另一截树枝,也挖起来。“奶奶,这能挖着老鼠?”张清水问。“老鼠早从别的洞口跑了,你们挖就行。”

  不一会,他们就顺着老鼠窟窿,挖了一个大坑。奶奶趴下,伸进洞口闻闻“再挖,快了!”仨人卖力的挖着,洞口越来越小……“哇!”,洞底满满的都是粮食!金玉米,绿豆子,黄麦子……奶奶一把把都装进圆斗里,“奶奶,这些还能吃吗?”“以前,困难时期,连这个都没有!现在,生活好了,这些收回家喂鸡,喂猪。”奶奶把粮食都捧出来,仨孩子把洞垫上,“这次,老鼠家可要闹饥荒了!”哈哈哈。

  即使最勤快的孩子,捡的麦穗也仅仅盖住圆斗底,有时为了一个麦穗,“你别捡我的里的!”“地里的是你家的?”“我先看到的?”“你看到,就是你的?”“你不讲理?”……说不好就打了起来,谁厉害就是谁的!周围的孩子,也不拉,喊着倒好。见真打急了,又都上去拉,“为个麦穗,不值当!”

  临近中午,天越来越热,大多数孩子干脆找块阴凉丢沙包,扔石子,跳房子,弹玻璃球……玩累了,就掏出带来的午饭,吃了,再捡回,混到下午,回学校交差。

  大家拿来的都是窝头,无非是你家掺的细粮(面粉)多一点,馍白一点;也都夹了几片疙瘩咸菜,吃着也挺香。马爱玲竟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白面馒头,小伙伴们都瞪大了眼!白面馒头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上!这会,每家也会蒸几个馒头,但那是给家里干最重活“顶梁柱”吃的!

  大伙都张大了嘴看着,马爱玲用手掰一小块馒头,放嘴里,慢慢咀嚼,她瞥见大家都在看她,嚼的更慢了。其实,早上,马爱玲他妈给她捎的也是窝头,她偷偷把馒头放包里!

  树荫下的男孩们,个个青菜脸庞,浑楞个子,土布裤挂,还有的脸上挂着两通鼻涕,此刻,从来没觉的窝头这么难吃,粗糙的拉喉咙,一个个止不住的咽唾沫。“玲子,你家吃白膜?”“我们家有的是!我妈让俺随便吃!”好多孩子撇嘴,心想“切,谁信???世上不可能有谁家每天都吃白膜!”你不信,人家手里就拿着呢!

  馒头蒸出来,怕坏,必须晾干。这样吃,硬的咯牙,不如早上馏过的窝头软和好吃。马爱玲止不住的喝水,但她还是装作吃的很香。这时,张清水瞪着能吞下一头牛的大眼,走过来,舔舔嘴唇“班长,给点吃吧!”马爱玲干脆掰了一大块给他。

  张清水如获至宝,回到男生群里,“给我点,给我点!”他两手护着,生怕被人抢了“自己要去。”大家都害怕班长,没人过去。张清水掰了一块给朱西果,又掰了一块给王小,王小咽着唾沫,却狠狠的说“我不吃,不稀罕!”张清水吐吐舌头,馒头放自个嘴里。

  梆硬的馒头,慢慢嚼磨开来,越嚼越甜,张清水都不舍得往下咽,真是一种享受??!啥能赶上一口个馒头香???临了,张清水把手上的馒头屑都扫进嘴里,意犹未尽的舔舔嘴唇,喝口水,轻轻呼一口气,“香??!”孩子们如同看表演一般,个个眼睛里充满羡慕的渴望,馋的直咽唾沫,能把馒头嚼得像牛肉干一样的地道,也只有张清水了。

  “没出息样!”王小骂他。“有出息,没馒头吃!”张清水不管那些,又去要。马爱玲不给了,说“我就这一点了。”“班长,别那么小气,你也可以吃俺的??!”说着,掏出一

  块啃了一半的窝头,递过来,“拿走,我不吃!”马爱玲瞪起两只虎眼,不恼人,倒是很可爱。“给点,一半也行。”张清水死皮赖脸的不走。“我都啃了。”“没事,我不嫌!”他又挣来一口。

  下午,朱西果早早的出去捡麦穗了。天不太热了,孩子们也赶忙去拾麦穗,麦穗越多,得的奖品也多,谁不想多挣一个本一只铅笔??赏跣【谷凰帕?,张清水偷偷跟别人走了,“下午,看他怎么交差!”

  王小正睡着,“啊”,听见一声尖叫,紧接着“??!”王小爬起来,朝喊声跑过去,近了,见是马爱玲,他没好气的说“咋了?你被狗咬了?”“有蛇!”她指着前面。一条小青蛇,吐着血红的信子,正慢慢爬向马爱玲慌忙中,丢掉的花书包。马爱玲抓起一把土,扬过去。“别打!俺爷爷说了,蛇身上有仙气,你打了蛇,晚上爬你家里找你!”马爱玲吓得扔了土疙瘩,哀求似的说“那怎么办?俺的书包!”小青蛇已经完全爬进去了,看样子,它把书包当成了“避难窝”。“谁吃了你馒头你找谁去??!”王小没好气的说。

  马爱玲瞪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王小,颤抖着嘴,眼看要哭出来。“好了,好了,我来!”王小也害怕,谁不怕蛇?想想都怕!但他不想让马爱玲看不起。王小慢慢走过去,小蛇在书包里蠕动,仿佛下一秒就要钻出来。王小把书包口朝下,拎起来,小青蛇随着书包里的麦穗,哗啦,倒在地上,它缓缓伸展开弯曲的身体,爬进麦茬,消失了。

  马爱玲松了一口气,把麦穗装进书包里。“马爱玲,你上哪拾了这么多麦穗?”“我……我……到处拾的。”王小看马爱玲吞吞吐吐的样子,一下子明白了“你是不是偷的?”的确,在打场前,马爱玲偷偷把麦穗掰下来,藏在书包里,就等着捡麦穗比赛获奖呢!“我没偷!这是我家的!”“你这是作弊!我要高老师!”“你告去,看李老师信不信你!”是啊,老师怎么会相信他这个捣蛋鬼?王小被气疯了“西瓜,上午碰着他奶奶,都没要麦穗,你倒好!还是班长呢!”马爱玲不好意思低下头。

  正僵持不下,一个路过的高个子跑过来,不由分说,把地上的麦穗往自己圆斗里抓。“你干嘛?这是我的!”马爱玲尖叫。“明明在地上,怎么会是你的?”高个子狠狠的说。“那是她的,你不能抢!”高个子瞅瞅跟电线杆一样瘦的王小“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还不住的抓着麦穗。

  王小扑上去,高个子丢了圆斗,俩人打在一块。高个子身强体壮,一个别腿,王小摔倒在地上。高个子双膝跪在他胳膊上,王小使劲挺身子,高个子用屁股往下一蹲,他又趴回地上,又挺又趴……“你还不服?”王小狠狠的咬着牙“抢劫了,土匪抢劫了……”嘴里呜呜乱叫!高个子气火了,抡起拳头“啪啪啪……”打了起来,王小的嘴吃进了地里。

  马爱玲在边上喊“算了,麦穗我不要了。你别打了!别打了……”高个子见王小不再挣扎,站起来“你小子,咋不狠了?”拎起圆斗,刚要走。王小爬起来,一个猛子,扑在他背上,张口就咬!“咬人不行,咬人不行,??!”高个子甩膀子,王小抱着他的脖子,死缠烂打。高个子倒在地上,王小还抱着他的脖子,“告……饶了,告“……饶了。”高个子喘不过气来,王小这才撒手。

  两人爬起身,还想反抗的高个子,看麦茬扎的王小身上一片红点,全身沾满麦草尘土,鼻子淌着血,滴滴哒哒。王小一双眼睛放出两道狼棱,要跟人拼命。高个子捡起圆斗,气呼呼的丢下一句“你就是个疯子!”跑了。

  王小转向马爱玲,马爱玲早吓哭了“俺……都说……不要了,你……还打?”王小捡起马爱玲的书包往里捡麦穗,一个两个……直到书包装的满满的,递过去。马爱玲哭着接过来,往前走了两步,又都倒在地上“俺说了……不要的。”说完,跑了。

  王小坐在地上,用手拍着身上的尘土,摘掉身上的麦草,这才感觉全身疼的厉害,看着地上的麦穗,不知道怎么办,粮食万不能浪费,可自己又不想要!这会,南坡里的朱西果听张清水说,王小还在睡觉,就跑来叫他,捡的麦穗太少,要挨老师批评的!

  “小,你在大太阳地里干嘛呢?”“西瓜……过来,好多麦穗!”

  篇二:荡翁乱妇 浪翁荡儿春意浓 扒开儿媳的花瓣慢慢进入小说

  爱同被爱一样,有的时候表现得过分自私。

  总愿意打着爱与拯救的旗号,而枉顾对方的感受,用自以为的善意扎的人与体无完肤。

  出了酒吧后,我便马上给小暖回了电话,告诉她我已经在路上,让她放心。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想着晚上在酒吧里晓晓所说的话,以及晓晓的神态举止,简直让我不敢相信这是曾经那个温婉娇羞的姑娘,现在的她总让人不自觉的就感觉到满身风尘。

  可我知道这不怪她,只怪这个世界曾经对她太过残忍,怪那些人对她的伤害。

  我不能任凭她这样下去,她不该过这样的生活??烧庑┑那疤崾堑萌盟腥纤窍?,但就只这一点,似乎就已经让我束手无策。不过不管怎样,晓晓还活着,活着就总有希望。

  剩下的就先依靠时间吧。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我每天晚上都会去晓晓所在的酒吧里去找她。晓晓倒是没有再躲开,只不过不管我如何说,晓晓都依旧还是那副样子,不接我的话,只是面色冷冷地喝着酒。

  直到第三天,她如此的样子让我没了耐心。

  或许她真的本身就不想再见到我,也或许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劝说。

  我们的再见根本就是个玩笑,只会给彼此带来苦恼。她说的对,她早就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晓晓,而只是陈婷。

  当晚,我喝了很多酒,酒精的刺激加上晓晓冰冷的态度彻底激发了我这些天所积累的不满情绪。我盯着晓晓,看着她漠然的面容,火气从心底冲了上来,开始有些口不择言。

  “蓝晓晓,你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是吗?你不承认认识我没关系,如果当年我知道你现在这样,我TM才不会为了你拼命,我恨不得真的就不认识你。你低头看看你自己,现在是副什么鬼样子。你当年是受到很多伤害,可除了那些外,还有人爱你不是吗。徐伟涛那个王八蛋就只是毁了你一时,你TM这样是打算毁了自己一辈子。”

  但这些话藱n隹诤?,我就开始有些后悔,我不该提到那个人。这两天我都是小心翼翼的不敢太过触及那件事,而今天却没能压制得住〉次搪腋?浪翁荡儿春意浓 扒开儿媳的花瓣慢慢进入小说www.0771ch.net/liangx/211496.html

福州娱乐场所从业人员 宁夏11选5开奖查询742期 特码记录 东莞快乐十分赌博 三肖中特100% 腾讯分分彩稳定平台 七乐彩免费过滤软件 福建11选5遗漏top pk10牛牛51计划 排球鞋门店 我的微信里没有彩票拦 半全场胜胜什么意思 四肖三肖中特 安踏篮球鞋 25选7走势图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