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炕上的肉体乱 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

两性 南网资讯 评论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www.6456w.com 大炕上的肉体乱 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

   篇一:大炕上的肉体乱 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

  乔二哥疯了,这个消息就像春天的草一样,迅速传遍了公司的角角落落。

  证据就是昨天开全厂干部大会的时候,沉闷寡言了好久的乔二哥突然站起来,直挺挺地走上主席台,拿过厂长面前地麦克风,扯着嗓子问大家:我是小俊,我妈说我最帅了,最帅了,大家说我帅不帅呀?帅不帅呀?……

  曾经的小俊确实很帅,帅的都快掉渣了??上衷诘乃?,帅渣都被岁月磨成了油渣,还不到四十的他,活脱脱一只肥猫,哪哪也看不出当年校草、厂草的风姿。

  乔二哥出生在北方一个偏僻的小乡村,是家里的独子,上面还有三个姐姐。为了生他,他父母被妇女主任赶着到处跑,还罚光了家里最后一粒粮食。在他父母的眼里,他比他们自己的眼珠子还金贵,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自他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成了全家的中心。在他还是幼儿期,他二姐就被母亲留在家里照顾他、陪她玩耍,六岁他上小学的时候,二姐已经十岁了,才跟他一起读的小学一年级。从此二姐就成了他的护驾、保姆,直至高中毕业,各自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才分开。

  乔二哥的大名叫乔俊,人也长得俊气,像极了哥哥张国荣,因为姓乔,同学们便叫他乔二哥。

  因为俊朗的外表,乔二哥很讨女孩子喜欢,大学期间有不少女孩子追他,可却没有一个修成正果的,原因是这些女孩子追着追着,就把自己追成了乔二哥的保姆,累了,就自动放弃了。

  乔二哥学的是计算机专业。大四的时候,父亲突然病故了,家里的顶梁柱塌了,没了经济来源。为了钱,他来到了西北边陲的一家公司,这家公司在业界的声望是很高的,收入高,福利好,甚至连水电费都不用掏。

  乔二哥毕业于名校,学的是计算机专业,一参加工作就被分到了厂里技术含量最高的DCS班。乔二哥很满意,工作积极主动,领导对他寄予了厚望,一年后顺利地晋级到助理工程师。

  很快,乔二哥又赢得了一个姑娘的芳心。她叫晶晶,是某厂工会主席的女儿,长得有些丰腴,性格豪放,比男孩子还男孩子,见谁都是老熟人,说起话来跟风铃似的,叮叮当当,百米外都听得见。但这并不代表她是个马大哈,她那是收放自如,比如,她见了领导就不这样,都是涝巧地站在一边,怯怯地叫“叔叔”、“伯伯”、“哥哥”“姐姐”,因此,好些领导都很喜欢她。

  晶晶跟二哥的相识也是偶然。那次,乔二哥去她所在的车间干活,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美男子的韵律,晶晶一下子就被电晕了,成了他的迷妹。

  晶晶的家庭条件相当的好,属于有权又有钱的那种,从这点来说,她配乔二哥也不算高攀,所以,尽管乔二哥对晶晶不是很满意,最后在她热烈地追求下还是答应了做她男朋友。

  晶晶对乔二哥是痴心的。乔二哥虽然出身农民家庭,但小时候在父母的庇护下,没受过什么苦,也没干过什么家务。上班后,单位给他分了宿舍,两人间的,两个月后就成了单人间_跟他一起的人受不了他脏衣服、臭袜子满屋子飞的毛病,出去租房了。晶晶第一次去乔二哥的宿舍也被震到了,她可是个爱干净的姑娘哦。但这并没有减少晶晶对乔二哥的的爱慕,她给他洗衣服、收拾房子、做饭,甚至还缠着父亲为他尽快谋个一官半职。

  晶晶的心全在乔二哥的身上,她唯恐乔二哥被别人抢走,她要求乔二哥事无巨细必须向她汇报。如果彼此都不上班,他必须跟她在一起。起初,乔二哥还顺着她,早请示,晚汇报,时间久了就有些烦了,感到自己被囚禁了。在晶晶上夜班的时候偶尔玩玩消失什么的,每每遇到这种情况,晶晶都很崩溃,有时甚至彻夜不眠,流泪到天亮。他父母也看到了女儿在这段感情里的辛苦,劝她放弃,晶晶不同意;再劝,晶晶便绝食。父母见晶晶如此决绝,害怕拖得久了,局面不好收拾,就说:那你们订婚吧。

  订婚的事都是晶晶家张罗的,乔二哥家里没来人,也没提彩礼的事情。那天来的人不是很多,但可都是有头脸的人物。宴会安排在某星级酒店,中午十一点十一分开始??傻鹊绞闶智嵌缍济宦睹?,电话也打不通,晶晶急得坐立不安,她父母的脸上也越来越挂不住了,脸色铁青。宾客只能尽力宽慰。十二点三十分,乔二哥匆匆赶来了,衣衫不整,头发蓬乱,他涨红了脸,小心翼翼地看着晶晶的脸说:“睡过头了”,晶晶瞬间就石化了,所有人都石化了,过了几十秒,晶晶蹲在地上、捂住脸嚎啕大哭。他们的关系就此宣告结束。

  后来,乔二哥也曾想挽回这段感情,但晶晶没给他机会。她很快就结婚了,前后不到两个月时间。对方也是一个大学生,一个农民的儿子。晶晶结婚的前夕,乔二哥还深情款款地对晶晶说:我会一直等着你,等着你离婚嫁给我。但他没等住晶晶离婚,因为不久,晶晶就携同夫婿随父母调到北京总部去了。

  乔二哥百无聊赖,便常去舞厅打发寂寞。在那里,他结识了现在的妻子娇娇。

  娇娇身材娇小,脸如白瓷,尤其是镶在小脸上的那双滴滴娇、娇滴滴大眼睛,里面像住了魔障一样,叫人不由得对她心生向往。她说起话来像水一样柔软,使人如春风拂面,心情愉悦??删驼饷匆桓隹扇硕幢蝗伺灼?,而且还是净身出户。

  初见,两人都被彼此的样貌吸引,天天相约去跳舞,一来二往,就对上眼了??傻钡弥拷坷牍?,乔二哥犹豫了,躲着娇娇不见。

  娇娇追到了宿舍,见了乔二哥也不说话,拉住乔二哥的手,哭得雨后梨花似的,乔二哥心一软,就收了娇娇做了正牌女朋友。

  恋爱的时候,娇娇对乔二哥还真不赖。她不但把乔二哥的日常打理的井井有条,而且还时不时地来点小浪漫,比如烛光晚餐、生日Party什么的,把乔二哥迷的神魂颠倒,都找不着北了。他觉着自己太幸福了,他今生必娶娇娇为妻。

  乔二哥领着娇娇回老家见母亲,母亲看不上娇娇。她觉得娇娇是个狐狸精,将来一定会祸害自己的儿子。没办法,乔二哥只好把眼泪汪汪的娇娇安置在一个小宾馆里,自己在家住了些日子做母亲的工作,母亲还是不同意,扬言:你要娶了那个狐狸精,就别认我这个娘了。

  探亲回来,乔二哥心烦意乱。娇娇整天以泪洗面,几天下来,瘦了一圈,那细瓷一般的小脸竟然有些惨白,看得乔二哥心里一阵一阵地疼啊。

  乔二哥瞒着母亲跟娇娇领了结婚证,消息传到家乡,母亲气的差点背过气去,冲天怒嚎到:小俊,你个孽障!从此,我没你这个儿??!

  他们的婚礼定在了五一。乔家人拒绝出席,乔二哥感到有些不安和愧疚。他说服娇娇放弃了去大城市教堂办婚礼的想法。为了安慰娇娇,他定制了当地最豪华的酒店。结婚那天,除过乔二哥几个同事外,其余的都是娇娇的家人,摆了十几桌。那天的娇娇美天仙似的,乔二哥志满意得,一脸春风。

  新婚燕尔,激情满满,浪漫满满??醋琶览龅男履?,乔二哥的幸福都快溢出来了,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每逢休息,他要不带着娇娇去熙熙攘攘的闹市购物,要不就来个烛光晚餐,就着舒缓的音乐,两人深情款款地拥着舞一曲。他舍不得娇娇做饭,当然,他自己也不做,吃饭去餐馆,钱多了吃大餐,钱少了吃快餐。

  转眼他们结婚一年了,有了一个宝宝叫铮铮。二人世界被打破,生活开始变得一地鸡毛。娇娇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怨气冲天,怨婆婆、怨二哥、怨乔家所有的人,所以二哥一下班,她就把孩子塞给他,自己不是去麻将、就是去跳舞。二哥上了一天班,也累,稍有怨言,娇娇就会吼他:老娘是人,不是机器,还不能出去透透气?

  乔二哥的英气渐渐被生活消磨得所剩无几。他成了赚钱机器、奶爸、随从。每次全家出行逛街,他负责抱孩子、提包,娇娇负责花钱、付账,当然,买的东西不会他的份,娇娇说了:老婆和女儿是老公的情人,老公就该挣钱给她们花,至于老公自己,有工服就OK了。

  孩子三岁的时候,单位分了新房,乔二哥想把母亲接来住段时间,一来是让老人家看看孙女,二来是瞧瞧自己的新家,娇娇没答应:这是我的家,当初她不是不认我吗?现在她凭啥来住我的房子?再说了,铮铮她一天没领过,说明她心里没这个孙女,所以也没必要以看孙女为借口来烦我们。二哥只好作罢。

  乔二哥有些后悔了,后悔没听母亲的话娶了娇娇,他也动过离婚的念头,娇娇用事实告诉他,那将会比死还叫他难受。

  有次,班里一个美女同事请吃饭,因为他休息,便微信给他:帅哥,晚上七点,仙客来见。娇娇看见了,气疯了,抓起电话就给乔二哥的主任发飙:领导,你的员工搞破鞋,勾搭别人老公,你管不管?主任吓了一跳,后来搞清楚了原委,就有些同情乔二哥了:没想到你家的母夜叉还是个醋坛子呢。

  乔二哥变了,变得不但形容邋遢,而且目光呆滞,连孩子都有些怕他了。以前娇娇觉得二哥学历高,让他辅导孩子功课,可弄到最后,往往是孩子辅导他了,娇娇气的鼻子都歪了,大骂乔二哥“没用的东西,窝囊废”,孩子跟他也渐渐有些疏离。

  二哥自己开始觉得在这个家有些多余了,双休回到家除过晚上睡觉、娇娇召唤他干家务外,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小区院子里晃悠,娇娇也懒得理他,倒常常招呼她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在家聚餐消遣。

  前几天,乔二哥的母亲病重,他想带孩子回家看看母亲,孙女都七岁了,她还没见过呢。娇娇不同意。二哥问她要钱,她甩了五百块在他脸上,二哥咬着嘴唇,盯着她看了两分钟,泪水顺着脸颊哗哗地就流了下来,见此情形,娇娇一点也不怜惜,上前一步,用手点着他的鼻子大吼:有种你来打我呀!二哥这次还真有种了,抡起巴掌就给了娇娇两耳光,也许被打蒙圈了,娇娇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二哥也没理她,拿了自己的身份证出门去了银行,挂失了银行卡,补办了银行卡。然后直接回了单位,准备请假回家探视母亲。

  娇娇慌了,乔二哥决绝地换了卡,这显然是要跟她离婚的节凑啊。她爹妈告诉她:这婚是万万不能离的,这次再离了就没人要她了。于是,娇娇就跑到乔二哥的公寓里去找他哭,可乔二哥根本就不见她。她爹妈告诉她:去找他领导啊,就说他家暴。于是娇娇就披着头散着发、红肿着双眼,在早会时间戚戚然地当着众人的面控诉了乔二哥一番,主任无奈啊,责令二哥回家处理好家事再来上班。二哥无奈啊,苍白着老脸,领着衣衫不整的娇娇去公寓取了银行卡交给她,娇娇抽抽搭搭地拿着银行卡回了家。

  昨天,厂里召开全厂干部大会,表彰一年来的优秀干部。乔二哥没心思听领导讲话,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弄点钱回家去看他病危的老母亲,这档口,他接到了二姐的微信:母亲去世了。二哥承受不住,就有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据说,他现在被隔离在地区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会哭一会笑,状况非常不好。单位派了两个人在看护。娇娇说她要陪孩子,没时间。

  他们的婚礼定在了五一。母亲拒绝出席,乔二哥感到有些不安和愧疚。他拒绝了娇娇去大城市教堂办婚礼的想法?;檠缍ㄔ诹吮镜匾患掖缶频?。结婚那天,除过乔二哥几个同事外,其余的都是娇娇的家人,坐了十几桌。那天的娇娇看起来跟天仙似的,她父母笑开了花。

  新婚燕尔,激情满满,浪漫满满??醋琶览龅男履?,乔二哥的幸福都快溢出来了,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都摘给她。每逢休息,他要不带着娇娇去熙熙攘攘的闹市购物,要不就来个烛光晚餐,就着舒缓的音乐,两人深情款款地拥着舞一曲。他舍不得娇娇做饭,当然,他自己也不做,吃饭去餐馆,钱多了吃大餐,钱少了吃快餐。

  转眼他们结婚一年了,他们有了一个宝宝铮铮。娇娇没工作,她父母无暇给他们带孩子,二哥的母亲拒绝给他们带孩子,二哥上班的时候照顾孩子的任务只有娇娇自己去做了,她觉得自己快累死了,二哥一下班就把孩子塞给他,自己不是去麻将、就是去跳舞。二哥也上了一天班,也累,稍有怨言,娇娇就会吼他:老娘是人,不是机器,还不能出去透透气?

  恋爱的那会,乔二哥搂着娇小的娇娇,觉得自己特别男人,遇到有人行注目礼,他往往会把头昂地更高,背挺得更直。有了孩子,二哥觉得自己成了赚钱机器、奶爸、随从。每次全家出行逛街,他负责抱孩子、提包,娇娇负责花钱、付账,当然,买的东西不会他的份,娇娇说了:老婆和女儿是老公的情人,老公就该挣钱给她们花,至于老公自己,有工服就OK了。

  孩子三岁的时候,单位分了新房,乔二哥想把母亲接来住段时间,一来是让老人家看看孙女,二来是瞧瞧自己的新家,娇娇没答应:这是我的家,当初她不是不认我吗?现在她凭啥来住我的房子?再说了,铮铮她一天没领过,说明她心里没这个孙女,所以也没必要以看孙女为借口来烦我们。二哥只好作罢。

  乔二哥后悔没听母亲的话,娶了娇娇;他也动过离婚的念头,但那将会比死还叫他难受。有次,班里一个美女同事请班里人吃饭,也叫了他,因为他休息,便微信给他:帅哥,晚上七点,仙客来见。娇娇看见了,气疯了,抓起电话就给乔二哥的主任发飙:领导你的员工搞破鞋,勾搭别人老公,你管不管?主任吓了一跳,后来搞清楚了原委,就有些同情乔二哥了:没想到你家的母夜叉还是个醋坛子呢。

  乔二哥变了,变得不但形容邋遢,而且目光呆滞,连孩子都有些怕他了。以前娇娇觉得二哥学历高,让他辅导孩子功课,可弄到最后,往往是孩子辅导他了,娇娇气的鼻子都歪了,大骂乔二哥“没用的东西,窝囊废”,孩子跟他也渐渐有些疏离。乔二哥觉得自己真没用,双休回到家除过晚上睡觉、娇娇召唤他干家务外,基本都是一个人在小区院子里晃悠,娇娇也懒得理他。常常招呼她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在家消遣。

  前几天,乔二哥的母亲病重,他想带孩子回家看看母亲,孙女都七岁了,她还没见过呢。娇娇不同意。二哥问她要钱,她甩了五百块在他脸上,二哥咬着嘴唇,盯着她看了两分钟,泪水顺着脸颊哗哗地就流了下来,见此情形,娇娇一点也不怜惜,上前一步,用手点着他的鼻子大吼:有种你来打我呀!二哥这次还真有种了,抡起巴掌就给了娇娇两耳光,也许被打蒙圈了,娇娇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二哥也没理她,拿了自己的身份证出门去了银行,挂失了银行卡,补办了银行卡。然后直接回了单位,准备请假回家探视母亲。

  娇娇慌了。乔二哥决绝地换了卡,这显然是要跟她离婚的节凑啊。她爹妈告诉她:这婚是万万不能离的,这次再离了就没人要她了。于是,娇娇就跑去乔二哥单位公寓里哭,可乔二哥根本就不见她。她爹妈告诉她:去找他领导啊,就说他家暴。于是娇娇就披着头散着发、红肿着双眼,在早会时间戚戚然地当着众人的面控诉了乔二哥一番,主任无奈啊,责令二哥回家处理好家事再来上班。二哥无奈啊,苍白着老脸,领着衣衫不整的娇娇去公寓取了银行卡交给她,娇娇抽抽搭搭地拿着银行卡回了家。

  昨天,厂里召开全厂干部大会,表彰一年来的优秀干部。乔二哥没心思听领导讲话,他心里盘算着怎么弄点钱回家去看他病危的老母亲,这档口,他接到了二姐的微信,让他赶紧回家,母亲去世了。乔二哥承受不住,疯了。

  据说,他现在被隔离在地区医院的一间病房里,一会哭一会笑,状况非常不好。单位派了两个人在看护。娇娇说她要陪孩子,没时间。

  篇二:大炕上的肉体乱 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

  时间让我们走上一条不归路,我们该选择什么样的面目全非。

  风沙磨砺,刀刀刻划,似乎舍去了一半的躯壳,去换另一半的人情世故。

  随后的三天里,我依旧是处于??蔚淖刺?,同时,也一直没能等到辰嗣的消息,虽说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可仍不时地感到烦乱。与小暖在一起时,也总是有些心不在焉,她以为我仍是在为处分的事挂怀,也没太过询问。

  第四天下午的时候,学校的处分决定下来了,果然并未太过严厉,只是每人记例一次,也可以恢复课程。得知处分结果后,我们几人都松了口气,小暖提议晚上一起聚一下,算是去去晦气,大家也都欣然同意。

  就在这个时候,我接到了辰嗣的电话。

  “晔哥,我朋友给打听了到了陈婷现在上班的酒吧,她现在依旧做着包厢陪酒,我一会儿把地址发给你。”

  终于找到了她,但不知道为何我的心并没有因此放松了下来,反而更是紧了几分。

  不一会儿,辰嗣便将酒吧的地址发给了我,我默默地记了下来。这时突然想起了晚上聚餐的事情,我稍作衡量,还是决定先去找晓晓,于是便告诉小暖晚上有点事,要出去一趟,提议改天再聚。

  “什么事啊,这么着急。”小暖听闻我的话后稍稍有些不高兴地问道。

  她这一问,倒是让我一时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

  “嗯……我去找个人,一个朋友。”无奈之下,我只好笼统地答了一句。

  可小暖却继续追问道:“我认识吗,用不用我陪你去?”

  “不用了,你不认识,老家过来的。来这转车,见一面就走了。”圆不过来的我,只好扯了个谎。

  “好吧,那你晚上早点回来。”小暖似乎看出了我的为难,也便未在多问。

  可就在我准备过一会儿便去找晓晓的时候,辅导员突然来了通知,要求我们几个今晚去参加月中的教师大会,让我们就酒吧打架一事当众做检讨,也算是惩罚之一,也让各个教师转告学生引以为戒。

  我们几个自然不敢违抗,不过也好在检讨书之前就已经写好上交,这次再照着念一遍就可以,但势必要耽误一些时间。

  大会上,我们几个先是挨个做了检讨,之后便是认真地杵在那听着各种批评和教育,似乎这场大会的核心就是为了让我们接受批评、改过自新,反而关于教学方面的内容并未谈及多少,不知这算不算偏离了会议的主题。

  晚上7点半左右的时候,大会终于结束,和他们打了一声招呼后,我便立即前往了那个酒吧。

  待我到那的时候,天已经开始灰暗。

  地址标注的那条街上有很多酒吧,我只好一路走过去,仔细地寻找。

  就在我抬头查看酒吧牌匾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身影立在那来起了我很多的回忆。

  它属于六年前消失的晓晓,也属于那天匆匆一面的晓晓。

  只不过这时在她旁边还有一个又矮又胖的男人。

  只见那个男人对着晓晓在动手动脚,晓晓露出无奈的笑在推搡婉拒。

  我看得心头火起,快步上前,一手按在那个男人肥腻的脸上,用力将他推开。

  “我X,是TM谁啊。”他踉跄了两步,站稳后指着我骂道。

  我往前上了一步,一如多年前一样挡在了晓晓身前,瞪着他说了一个字。

  “滚。”

  他看着比他高了一头多,且一脸凶神恶煞模样的我,倒没再敢上来,犹豫了一下,撂了句:“老子今天心情好,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不过放不开就别出来做这行,立什么牌坊。”

  然后悻悻地转身走了。

  这种男人多是平常总受蔑视,只能出来找小女孩来释放下欲望与填补下自尊。说他会来找我报复,我倒是一百个不信。

  看他走后,我转过身来看着晓晓,晓晓脸上化了妆,比之前多了份媚艳,却少了太多的清纯。

  “好久不见。”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突然想起她写给我的那封信里。

  信里曾说以后再见面,就直说一句好久不见便好,于是我便脱口而出了这四个字。

  很显然,晓晓听到这四个字后,眼神明显呆滞了一下,但随即就看向别处,只对我说了一句:“你认错人了。”

  说完,她便转身进了酒吧。

  我并没有拦住她,而是跟在她后面也走了进去。

  进到酒吧里面,我要了个包厢,然后,点名要陈婷进来陪酒。

  不多时,包厢的门打开,晓晓走了进来,但她看到是我,转身便想离开。

  我跨了两步,拽住了她,没让她出去。

  晓晓挣脱不开,便回头看向我说:“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你到底要干嘛?”

  “既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躲?”我直直地瞪着她,有那么一瞬间,我真觉得她不是我认识的晓晓。

  听我这么说完,她倒是不再想着出去,而是甩开了我的手,走向沙发,边走边说:“倒也是,你既然点我陪你喝酒,那我就陪你喝。”

  说完,拿起桌上的啤酒麻利的起开,倒满两个杯子,并递了一杯给我。

  我刚接过,就看她一口将自己的那杯酒喝了进去。然后,坐到了沙发上。

  这一刻,我真的很想自己是认错了人??晌移还约?,她就是晓晓。

  我喝掉杯中的酒,然后将杯子扔到酒台上,对她说:“晓晓,告诉我你当初为什么躲着我,还要用假死来骗我。”

  “晓晓?呵,说了你认错人了,我叫陈婷,自始至终都叫陈婷。”她用一种很淡漠的语气在回答我,之后,又将杯子倒满。

  然后,以一种挑衅的神态又将杯子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再度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你当我是傻子吗,还是你觉得我当初应该被打到失忆,所以认不出你。”

  在我说完这句话时,晓晓正在举杯喝着酒,她明显地顿了一下,又接着将杯中的酒喝光。

  她慢慢放下杯,然后转头看向我。

  “你要喝酒,我就陪你喝,麻烦你别再跟我说那些有的没的,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接不下去。如果你觉得光是喝酒没意思,你可以点些别的服务,但抱歉,我,只负责陪喝酒。”

  我突然发觉我对她毫无办法,不知该如何让她承认她就是晓晓。

  “好,那就喝酒。”

  我讨厌喝酒,可那个当下,我不知道除了喝酒还有什么更好的发泄方式。我发觉我之前所有的关于和晓晓见面后情景的预想竟然都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待真的和她见面后,她的一句不认识就让我所有的力气都打在了棉花上。这让我很是懊恼,却又无法发作。

  之后似乎没一会儿,桌上就摆了5、6个空瓶,期间,我也尝试着去各种角度刺激她,可她仍是不接话题。

  有那么几个瞬间,真的想将手中的杯摔在地上,然后说一句我也不再想认识你,便转身出去,可我忍了下来。我承认我没那个勇气,我怕晓晓再度就此消失。虽然她似乎早就和我不再有什么瓜葛,可有些执念早已积郁成魔,让人无法轻易放下,却又毫无办法。

  就在酒要喝光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小暖打来的,这时一看时间才发觉已经很晚了。我没敢接,酒吧音乐声太嘈杂,我怕她误会。

  “小女朋友查岗了吧,赶紧回去吧,这地方本来就不是你这种学生该来的。”晓晓拿着酒杯,喝光了最后一杯酒后,对我说道。

  看来这一趟,我注定是要无功而返,我刚拿了处分,这个节骨眼,不能夜不归寝,再说更不能让小暖担心。

  “好,今天咱就到这,可我还会来找你的,既然你说你不认识我,那希望你不会再像上一个酒吧一样逃了。”

  我面目表情的看着晓晓,有些激将地说道。

  “好啊,有人给我钱赚还不好吗,不过我还是劝你别白费功夫了,拿着父母的钱去干点正事。我都说了我不认识你。”

  “我干的就是正事,我不能看你就这样堕落下去。”说完,我便走了出去,然后随手重重的把身后的门摔在了门框上。

  走出来后,恍惚在嘈杂的音乐间听到一声玻璃杯摔碎的声音。

  我觉得可能是我听错了,所以并没有回头。

  篇三:大炕上的肉体乱 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

  青春是一场猝不及防的离别,那些隐藏在心底的秘密,总以为有时间可以说,可是人生就是这样讽刺,多年后,当你能再藱n鲂睦锏哪切┗笆?,你面对的可还是当初的他吗4罂簧系娜馓迓?杏花满足傻儿全文阅读 姑嫂婆媳母女并蒂花开小说全集www.0771ch.net/liangx/211433.html

福建31选7大星走势图 足彩4场进球 安徽快3定胆 最近500大乐透走势图 550678单双中特网 湖北30选5全部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任选9场预测 快速赛车有没有假 新版体彩排列五走势图 80后小时候电子游戏 极速十一选五计划软件手机版 河南22选5开奖结果 新疆时时彩七码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查询